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开晒案
施大重与刘颂辉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作者:   来源:市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6-10-13   浏览次数:1316   [关闭]

湖南省津市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湘0781民初25号

    原告施大重,男,1962年2月17日出生,汉族,务工,住津市市。

委托代理人王书若,男,1950年10月1日出生,汉族,津市市道路交通事故人民调解委员会工作人员,住津市市。

被告刘颂辉,男,1974年2月26日出生,汉族,务工,住汉寿县。

被告鼎和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惠州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

负责人严海丽,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田荆愿,女,1985年12月10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

原告施大重诉被告刘颂辉、被告鼎和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惠州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惠州鼎和财保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月1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姜业涛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施大重及其委托代理人王书若、被告刘颂辉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惠州鼎和财保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施大重诉称,2015年8月25日12时许,原告驾驶湘J8K347号两轮摩托车沿津市市保河堤镇民主村村道由西向东行驶至民主村5组路段时,与由北向南右转弯被告刘颂辉驾驶的粤LGW533号小客车相撞,造成原告受伤、车辆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经津市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原、被告负事故的同等责任。原告经津市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并经常德市九澧司法鉴定所鉴定为右胫腓骨粉碎性骨折,评定为十级伤残,原告各项损失共计131 508.15元,减去两被告已经垫付的住院费21 000元以及原告自己担责14 731.82元,原告还应获赔95 126.33元。原告当庭将误工费金额变更为20 846.22元,将总诉讼金额变更为96 292.55元。

    原告施大重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施大重身份证复印件、刘颂辉常驻人口登记卡及机动车信息查询单,拟证明原、被告主体资格;

 2、机动车交强险保单,拟证明事故车已投交强险情况;

    3、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拟证明交通事故事实及责任划分情况;

    4、津市市人民医院住院病历资料、收据、用药清单汇总,拟证明原告受伤后住院治疗情况及费用支出情况;

    5、司法鉴定意见书及收据,拟证明原告伤残等级鉴定、医疗项目评定及鉴定费情况;

    6、施大重劳动合同、工资表、津市市建伟果蔬农民专业合作社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及其出具的书面证明,拟证明施大重误工收入及残疾赔偿金计算依据;

    7、北京冠泽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营业执照、陪护人员证明以及施小娇的工资表、工作名片、身份证和户籍资料,拟证明陪护人员施小娇收入情况;

    8、修车费票据,拟证明修车费支出1260元;

9、张金枝书面声明及身份证复印件,拟证明原告妻子事故受轻伤放弃赔偿。

被告刘颂辉辩称,原告误工费计算时间过长,营养费不应该支持,后期治疗期间过长,原告损失应按农村标准计算。

被告刘颂辉为支持其抗辩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其机动车驾驶证和行驶证,拟证明车辆情况及驾驶资格。

被告惠州鼎和财保公司未到庭参加诉讼,其向本院提交的书面意见辩称:一、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及保险范围内依照保险条款进行赔付;二、保险公司已经先行垫付医疗费10 000元;三、保险公司不承担鉴定费;四、交通费与修车费没有票据不能支持;五、残疾赔偿金应按农村标准计算;六、原告的其他赔偿项目金额过高。

被告惠州鼎和财保公司就其抗辩主张未向本院提交相关证据。

本院依法组织当事人对证据进行了举证、质证,本院认证如下:

    一、对原告所举证据1-5、8、9及被告刘颂辉所举证据,双方质证后均无异议。经本院审查,上述证据形式与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且与本案有关联,本院依法予以采信;

二、对原告所举证据6中的施大重劳动合同及工资表,被告刘颂辉质证后对真实性有异议,结合原告所举证据6中的其他证据,经本院审查,上述证据能够证明原告以非农业收入为主要来源的事实,本院依法予以采信,对原告实际减少的收入以本院核算为准;

三、对原告所举证据7,经本院审查,该组证明不能充分证明施小娇为原告的护理人,亦不能证明施小娇实际减少的收入情况,且缺乏相应证据如往来交通票据作为支撑,故该组证明本院依法不予采信,对原告的护理费用本院另行依法核算。

根据当事人举证、质证、当庭陈述及本院认证情况,本院确认如下案件事实:

原告施大重住所地为津市市保河堤镇民兴村,系湘J8K347号两轮摩托车驾驶人。被告刘颂辉系粤LGW533小型普通客车驾驶人及所有人。被告惠州鼎和财保公司为粤LGW533小型普通客车承保了交强险,保险期限为2015年6月17日至2016年6月16日,其中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 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 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 

2015年8月25日12时许,原告施大重驾驶湘J8K347号两轮摩托车搭载张金枝沿津市市保河堤镇民主村村道由西向东行驶至民主村5组路段时,与由北向南右转弯的被告刘颂辉驾驶的粤LGW533小型普通客车相撞,造成原告施大重及另一受害人张金枝受伤,两车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津市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施大重驾驶未按期进行安全技术检验的机动车上道路行驶且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文明驾驶,是造成事故的一方面原因,负事故的同等责任。刘颂辉驾驶机动车右转弯时未让直行车先行,是造成事故的另一方面原因,负事故的同等责任。张金枝不负事故责任。

原告施大重受伤当日到津市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24天,津市市人民医院出院诊断:1、右胫腓骨骨折;2、多处软组织挫伤。出院医嘱:1、全休三月;2、功能锻炼;3、定期复查;4、卧床二至三月后视骨折愈合情况扶双拐下地活动;5、医师没有同意之前不能下地活动;6、一年内不能负重或外伤;7、一年半后视骨折愈合情况取出内固定物;8、随诊。其伤情经常德市九澧司法鉴定所鉴定:1、施大重右胫腓骨粉碎性骨折,评定为十级残;2、施大重误工日为150天,护理为60日,营养为90日,医疗费按实际支出计,出院后医疗费可按每日30元或按票据支付;一年后内固定物取出医疗费按7000元计,住院时间2周,陪护1人2周。

结合原告施大重的诉讼主张,本院依法对其受伤造成的损失认定如下:

    1、原告主张住院医药费22 443.64元,本院予以支持;

2、住院伙食补助费2400元(100元/天×24天);

3、营养费2700元(30元/天×90天);

4、原告主张30元/天的后期治疗费,本院无法核算后期治疗期间,且该费用不属于必然发生的治疗费用,原告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权利,故本院对原告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

5、内固定物取出医疗费7000元。根据鉴定结论该费用属于后期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一并予以赔偿,本院对该赔偿项目予以支持;

6、鉴定费1300元;

7、护理费3920元(49天×80元/天)。原告主张49天的护理期间,本院依法予以支持。原告主张的护理费计算标准依据不足,本院按照80元/天的平均标准依法予以核算;

8、误工费19 680元【3600元/月÷30天×(150天+14天)】。本院认为,原告按3600元/月主张误工费有证据支撑,且该标准符合本地人员从事相关劳务的收入情况,本院依法予以支持;

9、残疾赔偿金53 140元(26 570元/年×20年×10%)。本案原告虽系农村居民,但有证据证明其主要收入来源地在城镇,本院依法按照城镇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

10、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依据原告受伤致残情况依法予以酌定;

11、交通费500元。原告没有提交相关证据证明其交通费支出,但原告因住院治疗支出一定交通费符合实际情况,本院对其交通费支出酌定为500元;

12、修车费1260元。

述损失合计119 343.64元。事故发生后,被告刘颂辉垫付治疗费用11 130元,被告惠州鼎和财保公司垫付医疗费10 000元。

本次事故还造成另一受害人即原告妻子张金枝受伤,张金枝通过原告向本院提交的书面声明表示,因其受伤轻微,故自愿放弃赔偿请求。

本院认为,本案属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津市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做出的事故责任划分客观适当,本院予以采信,本院据此并结合全案查明的其他事实情况依法划分各方当事人的民事责任。被告刘颂辉驾驶的车辆在被告惠州鼎和财保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原告的损失应由被告惠州鼎和财保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先行承担理赔责任。此外,本案另一受害人张金枝因轻微伤放弃赔偿请求,系其对自身权利的处分,故本案交强险相关项目的理赔款由本案原告施大重一人享有。

按照《交强险条款》的相关约定,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后续治疗费、营养费属于医疗费用10 000元限额赔偿范围,原告该部分损失共计34 543.64元,超出10 000元赔偿限额,故由被告惠州鼎和财保公司赔偿10 000元,原告剩余损失24 543.64元,由被告刘颂辉按事故责任赔偿50%即12 271.82元,由原告自行承担50%即12 271.82元。

原告护理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交通费损失属于死亡伤残110 000元限额赔偿范围,原告该部分损失共计82 240元,未超出110 000元限额,由被告惠州鼎和财保公司予以赔偿。

原告修车费损失1260元,未超出财产损失2000元的赔偿限额,由被告惠州鼎和财保公司予以赔偿。原告鉴定费损失1300元,不属于保险理赔事项,按事故责任划分由原告自行承担50%即650元,由被告刘颂辉赔偿50%即650元。

综上,原告各项损失共计119 343.64元,由被告惠州鼎和财保公司赔偿93 500元(10 000元+82 240元+1260元),由被告刘颂辉赔偿12 921.82元(12 271.82元+650元),由原告自行承担12 921.82元(12 271.82元+650元)。抵减被告刘颂辉垫付治疗费用11 130元,被告惠州鼎和财保公司垫付医疗费10 000元后,被惠州鼎和财保公司还需向原告赔偿83 500元,被告刘颂辉还需向原告赔偿1791.82元,原告自行承担12 921.82元。被告惠州鼎和财保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依法承担举证、质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鼎和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惠州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一次性向原告施大重赔偿83 500元;被告刘颂辉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一次性向原告施大重赔偿1791.82元。(支付账号:1908 0716 0902 6418 734;户名:津市市人民法院;开户行:工商银行津市市支行);

二、驳回原告施大重未获本院支持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2178元,减半收取1089元,由原告施大重负担389元,由被告刘颂辉负担7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送达之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姜  业  涛

                   二○一六年三月十一日   

                             代理书记员    黄  跃  谷

附本案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第十八条第一款  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

第十九条  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

第二十条 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

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

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

第二十一条  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

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 

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

第二十二条  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

第二十三条  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

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

第二十四条 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 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  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第十条  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

(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

(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

(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

(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

(六)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

法律、行政法规对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等有明确规定的,适用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 “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