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学调研
完善我国见义勇为立法的几点构想
作者:张敏   来源:司法局   发布时间:2015-05-22   浏览次数:1499   [关闭]

见义勇为,既是一种高尚的道德行为,同时也该成为一种有着明确界定的法律行为。从法律层面对见义勇为进行界定和完善意义长远。因此,我们必须从法律上对见义勇为进行全方位探讨和分析,科学分析见义勇为各当事人之间的法律责任,完善见义勇为立法,通过立法来充分保障见义勇为人员合法权益。

一、国外见义勇为立法概述

(一)英美法系相关规定

在英美法系国家中,美国的“见义勇为法”相对完善且最具代表性。美国规定了两种好撒马利亚人法:一种是消极的好撒马利亚人法,它只规定了好撒马利亚人的民事责任豁免问题,并不要求一般公民间有相互的救助义务;另一种是积极的好撒玛利亚人法,除规定好撒马利亚人的民事责任豁免问题外,还课加了人们不同形式的相互救助义务。根据救助义务的程度不同又有轻重之分,有的要求对受害人直接救助的义务,有的则只要求帮助受害人呼叫救助的义务。对于不履行义务的公民,可构成犯罪,将被判处罚金或监禁。

好撒马利亚人法在美国联邦和各州虽然有各式各样的司法变化,但相互间存在基本的共同点,主要表现为:

1.任何急救的提供,不能用以交换任何奖励或财政报偿作为结果。当医疗专家执行急救是与他们的职业相联系时,不受好撒马利亚人法调整。

2.救助开始后,除有以下情形外,救助者不能离开现场:召唤需要的医疗协助是必须的;具备与救助者相等或更高训练素质的人到达接管;继续提供救助是不安全的(例如在没有足够的预防装备下接触潜在的疾病),救助者远不应使自己处于危险中帮助其他人。

3.只要救助者在同样训练的水平以及同样情况下作出合理的反应,在法律上不需对受害者的伤残、死亡或毁容负责。

4.关于保护紧急救员。在一些管辖区域,好撒马利亚人法只会保护从美国心脏协会、美国红十字会、美国安全及健康所或其他健康组织接受基本急救训练和取得证明的人。在其他管辖区域,只要救助者的行动合理,都受到此法保障。

5.在救助过程中致受害人损害扩大的责任豁免方面,各州规定除重大过失或着故意外,均对损害不承担任何责任。如加利福尼亚州《好撒马利亚人法》第1799.102条规定:“任何出于善意并且不求回报的个人,不承担在紧急情况下提供紧急救助并因为其救助行为的疏忽和大意导致的损害赔偿责任”。

6.美国好撒马利亚人法规定:权益受损的受害人和救助者都可以首先从国家得到赔偿从而解决急迫的需求。

(二)大陆法系相关规定

法、德两国立法是大陆法系的代表。法国采取刑民并举的模式处理好撒马利亚人问题。关于刑事方面,《法国刑法典》(1994)第223一6条规定:“任何人对处于危险中的他人,能够采取个人行动,或者能唤起救助行动,且对其本人或第三人均无危险,而故意放弃给予救助的,处5年监禁并科50万法郎罚金。”第223一7条规定:“任何人故意不采取或故意不唤起能够抗击危及人们安全之灾难的措施,且该措施对其本人或第三人均无危险的,处2年监禁并科20万法郎罚金。”关于民事方面,对于见危不救的人要就其不作为承担民事责任。关于好撒马利亚人在救助活动中自己受了损害时的赔偿问题,法国以无因管理制度解决之,让被救助人承担赔偿责任。在理论上,法国的民法教科书也把“帮助处在危险中的人”作为债的一种类型。此外,好撒马利亚人因过失让受害人的状况更恶化的问题,法国在这一方面给予好撒马利亚人以豁免,但以他达到了通常人尽到的注意为限。最后,法国好撒马利亚人法规定:权益受损的受害人和救助者都可以首先从国家得到赔偿从而解决急迫的需求。

在德国,刑事方面《德国刑法典》(1976)第330条规定:“意外事故或公共危险或急难时,有救助之必要,依当时情况又有可能,尤其对自己并无显著危险且不违反其他重要义务而不救助者,处1年以下自由刑或并科罚金。”民事方面,《德国民法典》第680条规定:“事务管理以避开可能对本人发生的急迫危险为目的的,惟有故意和重大过失可以归责于管理人。”第653条规定:“事务管理的承担符合本人的利益和本人真实的或可推知的意思的,管理人可以像受委托人一样,请求偿还其费用。在第679条的情况下,即使事务管理的承担违背本人的意思,管理人也享有该项请求权。”此外,德国好撒马利亚人法规定:权益受损的受害人和救助者都可以首先从国家得到赔偿从而解决急迫的需求。

二、国外见义勇为立法对我国的启示

(一)关于救助者救助后中途撤离方面的规定。英美法系国家规定,救助者一旦开始救助后,就不得撤离现场,除非不会影响受害者的损害救助或者继续救助会导致救助者本人也处于危险之中。而目前在国内缺乏相关的规定,若救助者中途撤离则会给自身带来不必要的纠纷。显然,国内对见义勇为者的要求过于严格,一旦救助就必须延续,不得撤离,这不利于鼓励见义勇为。我国应借鉴英美法系国家的规定,在一定条件下让见义勇为者可以撤离救助。

(二)关于见义勇为者救助过程的豁免方面的规定。两大法系国家均有规定,救助者因过失让受害者的状况更恶化时,以其达到一般人尽到的注意义务为限,不承担责任。但在中国,没有救助责任豁免方面的规定,我国应予借鉴。

(三)关于见义勇为后被援助者反咬一口的情况规定。新加坡法律规定,被援助者如若事后反咬一口,则须亲自上门向救助者赔礼道歉,并施以其本人医药费1至3倍的处罚。影响恶劣、行为严重者,则以污蔑罪论处。而目前在国内及其缺乏这方面的规定,经媒体报道的“好心反被讹”的事件在国内产生了巨大影响,公民见危不敢救的现象日益严重。我国应借鉴新加坡的规定,对见义勇为后被援助者反咬一口的情况作出惩戒规定。

(四)关于见义勇为者受损补偿方面的规定。两大法系国家均规定权益受损的救助者可以首先从国家得到补偿从而解决急迫的需求。这在我国缺乏相关的规定,应予借鉴。

三、完善我国见义勇为立法的具体建议

(一)对见义勇为的概念作出统一界定

界定见义勇为的概念,需要注意以下问题:

1.主体范围要界定合理。目前我国见义勇为地方立法对见义勇为主体表达不清,有些将见义勇主体仅仅限于公民,这似有不妥。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和改革,世界经济一体化程度在不断加强,在我国居住工作的外国人也越来越多。如果他们之中有人见义勇为,这无疑是应该表彰的,不应将主体限于本国公民。

2.行为条件要界定全面。目前我国的见义勇为立法,大都要求见义勇为行为人“不顾个人安危”,这样的规定有失偏颇。在一些情况下,行为人既顾及了个人安危,又有效地保护了国家、集体或个人的合法权益,这种“挺身而出而未出现个人安危”的行为俨然是符合见义勇为的形式和实质意义的。

3.行为前提要界定准确。目前我国的见义勇为立法,大都存在认为见义勇为必须是与违法犯罪作斗争的思想误区。见义勇为的前提是国家、集体或者公民的合法权益处于危险状态,这种危险来源于人和自然两方面因素。来自人为因素方面的危险,见义勇为表现为与违法犯罪作斗争;来自自然因素方面的危险,见义勇为就表现为抢险救灾。“天灾”、“人祸”都会对人们的人身和财产安全构成危险甚至造成损失,对这种利益的挽救或损失的防止均可成立见义勇为。

4.行为效果所达到的程度要界定合理。目前我国的见义勇为立法,大都认为见义勇为必须事迹突出,这也有不妥之处。见义勇为者面对危险,挺身而出,这种品质实属高贵难得。事迹突出,可以作为确定奖励大小的条件,但不应该作为认定见义勇为的条件。而且对“事迹突出”并不能做出明确、合理的界定。所以,见义勇为的概念不应该包括贡献突出、表现突出等要素。

(二)对见义勇为的认定作出统一规定

对见义勇为的认定作出统一规定,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内容:

1.认定标准。在对见义勇为概念作出统一界定后,认定见义勇为行为必须严格按照见义勇为的概念及其构成要件来评判。

2.认定机构和启动认定主体。目前见义勇为的认定机构规定极其混乱。国家要对认定机构作出明确规定,规范认定机构及其条件、职权和职责。见义勇为认定的启动主体应该包括三种类型:一是见义勇为者亲自申报或家属代为申报;二是由第三者举荐;三是确认主体直接主动确认。

3.认定程序和认定期限。关于认定程序,主要是当事人不服认定机机构做出的认定结果的救济程序,当前多数地方性法规对此都没有规定,有的规定可以依法提起行政复议,但却没有规定向哪个机关申请复议,申请复议的主体也只限于“申请人”,不包括其他公民、单位。认定期限包括申请期限、认定期限及不服认定结果提出救济的期限。

(三)对见义勇为者权益保障作出全面规定

1.对见义勇为者的求偿依据和求偿内容作出统一规定。目前立法以无因管理之债赋予见义勇为者对受益人享有必要费用偿还请求权,以侵权责任相关规定和公平原则赋予见义勇为者享有损害赔偿请求权,但是对各依据之间的关系缺乏明确规定。只有明确规定见义勇为者行使求偿权的法律依据,才能有效避免适用不同法律获得不同结果的局面出现。此外,见义勇为具有特殊危险性,见义勇为者很可能因施救负伤甚至致残致死,付出沉重的代价。本着充分保障见义勇为者权益的原则,法律有必要对见义勇为者求偿的内容作出明确规定,具体包括见义勇为者所受经济损失、生活补助、致伤致残的医疗救助、致死的抚恤金等。

2.加大对见义勇为者的保障力度。首先对见义勇为者保障的及时性作出规定。我国应借国外立法做法,规定权益受损的救助者可以首先从国家得到补偿从而解决急迫的需求。其次规定国家补偿义务。在补偿问题上,国家与见义勇为者间是一个典型的行政救济关系,国家对于见义勇为者的补偿应该是一种职权的行使,国家理应负有补偿义务。

3.对见义勇为者救助过程的责任豁免作出规定。首先对救助者救助后中途撤离作出规定。我国应借鉴英美法系国家的规定,在一定条件下让见义勇为者可以撤离救助。其次,对见义勇为者施救不当的责任承担作出规定。两大法系国家均规定救助者因过失让受害者的状况更恶化时,以其达到一般人尽到的注意义务为限,不承担责任,我国应予借鉴。同时,考虑到见义勇为者是在危险状态下进行的救助,所要求的注意义务不宜过高,因此本文认为,应规定除故意或者重大过失外,见义勇为者对受害者损害的扩大免责。规定救助者因过失让受害者的状况更恶化时,以其达到一般人尽到的注意义务为限,除故意或者重大过失外,不承担责任。

4.对见义勇为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的赔偿问题作出规定。见义勇为者自身利益的保障问题,虽然自国家法律层面到地方法规层面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缺陷,需要做出改进,但已经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而在见义勇为过程中发生的见义勇为者致使第三人利益受到损害的法律问题如何处理,如何保障第三人利益还几乎是空白,需要在立法中予以完善。

5.对见义勇为后被援助者反咬一口的情况作出规定。我国应借鉴新加坡的规定,对见义勇为后被援助者反咬一口的情况作出惩戒规定,规范见义勇为行为,打消施救者担心的因施救不当而惹上官司的顾虑,以防止他们事后成为无辜被告。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